本页主题: 《山路十八弯》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ogovayiae
级别: 新手上路


精华: 0
发帖: 3
威望: 103 点
金钱: 130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10-05-22
最后登录:2010-05-25

 《山路十八弯》

  没有人赞成我单骑十八弯,包括熟悉地形的当地人。从一曲《十八弯》唱响大江南北算起 ,八年了,骑行长阳大堰乡就一直是挥之不去的梦想。前些天,结交了些年轻人,重新想起那个梦,当即有四人愿意同行,结果到末了,有三人打了退堂鼓,各自理由不同,意思只有一个,对不起,不能去。离约定出发时间已经过去了半小时,正当我暗自拿定主意再过五分钟,如果还不见人来,就单独骑行大堰乡,无论遇到多大的麻烦。不能继续无望的干等下去,我决定出发了,岁安来了,口头虽然连声说出对不起,睡过头了,却看不出愧疚,给人的感觉是在犹豫到底去不去。
  决定权在自己,去不去没有关系。
  还好,岁安决定跟我一起闯荡大堰乡。说真的有人同行,比一个人单独走生疏地境,从安全角度讲,有保障,少很多寂寞。
  上到夷陵长江大桥上,天色开始破晓,过往的行人多半是从江南肩挑担子 手推小车的菜农和贩子,偶尔也有城区晨练的中老年人与我们同向而行,到江南去,那边的空气质量的确比江北好多了。
  过了江心,前面的岁安做了个左转的手势,仔细辨别才看清楚离他五十米的前方,有个同向巡查的交警协管闲庭信步应付差使。岁安下车推行,我跟在他的样子。其实哪怕在平时,城市的脸面比屁股优秀,既是要露脸就得把屁股藏在身后。
  岁安很认真对待这次出行,特意更换了高档轻便的单车,羊绒保暖内衣,从里到外武装到牙齿,很有派头。岁安六三年生人,家里成分颇高,六岁跟随母亲下放到秭归水田坝一个偏僻的山村,后来落实政策,再后来考学进了城市,近年开办了自己的税务师事务所。认识他时间不长,前后不到一个月,人到中年,看起来有几份稳重,初看不是趋炎附势的种,依然少不得显派和卖弄以掩饰某些自卑情绪。
  此次出行的第一个陡峭的上坡是点军坡,相传三国名将关羽曾在此地点阅兵马而得名,坡度长不过三百余米,却相当陡峭,越往上难度越大,载重卡车都要挂一档勉强上得坡去。
  四十年前上山下乡,从河口挑大粪回生产队,一天一个来回,争得十个工分,当年的分值三角钱,也就是说一天累死也就三角钱,每次都要在坡顶歇脚,那里有一眼清澈甘甜的泉眼,过往行人随便免费饮用,如今早已经废弃,取而代之的是副食经销店,何许人们更加讲究卫生,不必考究,只是点军坡依旧老样子,即便少见肩挑的脚夫,废弃了泉眼,人来车往依旧繁忙,依旧艰难。空手上坡依旧一身臭汗。
  上了点军坡,天色开始麻麻亮,岁安开始冲山,我一路追赶,想叫住他走乡间小路,那里的空气更加清新,结果没有赶上兴头上的年轻人,冲出巴王店,向桥边 土城一路狂飙,过桥边时,路面高低不平,我超了上去,到达月亮湾老是不见岁安上来,于是我停下来等候,大约十分钟过后,他不文不火的跟上来,解释说刚刚接了一个电话,脱了件毛衣,干脆让他停下来抽了支香烟,因为前面就是麂子坡,对于不是经常骑车的人来说,三公里的大上坡有些难度。
  爬上麂子坡开始冒汗,冲下坡去就到了土城,等候在小店,岁安吃完早点,继续上路,十公里的山坡一口气踩上去,已经大汗淋漓,里外三层全汗湿了,不得不脱掉毛衣,两元钱买了三斤橘子,喘息了二十分钟,开始真正意义上的冲山,五公里的下坡,时不时轮换点前后刹车,九点不到过高家堰,沿318国道反向行驶,刚刚铺设没有验收的路面非常平整,时速可以保证在三十码,因为担心岁安出意外,中途停下来等候了二十分钟,而后,把速度控制下来,到了王子石,征求岁安同意,决定放弃经白氏坪 长阳县城的线路,直接爬王子石走王渔公路经津洋口取道大堰乡,虽然增加上坡的难度,却减少十二公里的路程,两人的意见高度一致,上坡前,岁安说裆里出现了状况,我教他用牙膏涂抹,效果很凉爽。上坡再次显示年轻人的体力,不多会,岁安就追上来,并且超了上去,一路领先,十一点三十分到达津洋口,路边找了家干净的小餐馆,叫了两碗手杆水饺,一个火锅,两杯土家老烧,便宜得恐怕你都不敢相信,统共十八元,水饺和老烧的味道真不错。
  女老板榔坪人,跟岁安同年,都是属兔的,于是合影留念,而后继续赶路。
  十二点过一刻,从津洋口出发,过清江桥,穿金子洞,进入十八湾,正如山歌唱的那样,这里的山路十八湾,这里的水路九连环。所谓十八湾,其实就是,公路沿隔河岩水库蜿蜒曲折的库岸线,就山势起伏婉转 转弯湾,从津洋口到小麻溪直线距离不过二十公里,可是实际里程五十五公里。开头,岁安一马当先,走不多远,就看不到他的影子,似乎在大山里消失得无影无踪,我用对讲机跟他联系,没有回音,真担心他的安全,绕出一个大山弯,继续呼叫,听到他回话说已经到了三岔口,并且告诉我他在那里等我。于是,我拼尽最后一点气力往前赶,几乎问遍能够问的路人,结果都没有见到骑单车的人,我开始紧张起来,四下了望,山缈缈,水茫茫,好在这时,手机响,提到嗓子眼上的心总算放了下来。问明他的具体位置,原来岁安老弟还在王渔公路24公里处,此时我已经到36公里。等他赶到,体力消耗很大,接下来的路程,对他对我都变得异常艰难,夜幕降临时离预定投宿大堰乡的计划还剩下二十余公里,坚持摸了两公里的夜路,人困马乏,继续坚持十分危险,临时决定借宿三洞水。旅店的女老板,自称有二十年专营经验,好说歹说就是不买帐,坚持高出正常价格的基础收费,第一次还价失败,岁安有点不快。
  夜间四点半,被断电的对讲机的嘟嘟声吵醒,就再也没有睡意,出门在外,失眠更加痛苦,满脑子的天南地北,想的最多的还是路上的安全。岁安,睡得很安适,大概年轻的确累了,外加偶感风寒,睡觉前吞服了三粒速效,想让他多睡会儿,不忍醒他,直到大天亮,我轻手轻脚的起床。我们的响动惊醒了精明的女老板,嘘寒问暖,得知我们骑的自行车不象她事先猜想的两三百元而是大几千元以后,态度友好了许多,招呼我们吃了早点后再上路。我们答应了她的好心肠,一人消灭了一汤碗肉丝面,八点半钟,开始了第二天的行程。
  离开三洞水,是舒适的下坡。65公里处有一小镇,叫小麻溪。小镇有餐管和旅店,比我们借宿的三洞水条件好得多,岁按一再说,下次再来一定赶到小麻溪投宿。
  从小麻溪有四公里下坡,过一座桥就开始爬坡,不远有个三岔口,有路牌虽然不显眼却望而生畏惧:十八拐。直行可以通向都镇湾,左拐上山爬完十八拐,下两公里半的下坡就到了大堰乡。爬坡前,三层衣服已经汗湿,脱掉衣服,用冷水擦洗汗水,只剩下秋衣和外套。
  岁安已经上前了,不想被他落得太远,重蹈覆辙,以便造成昨天的错误白白浪费时间。
  因为,风景确实不错;因为,坡度的确太陡;因为,前面的行程体力透支。岁安骑行一段歇一次脚,相比百里荒的四十三道拐有过之而无不及,虽然没有百里荒的距离长,但是坡陡弯急,好在新近铺设的柏油路面平整而且富有抓力,我不记得中途停歇了几次,大部分行程都是推行上去的,十八道拐七公里,从下到上相对高度一千米,只记得最后一次停歇距顶端两公里,岁安在那里冲口服葡萄糖补充体力,问我要不要也来点。这时,我带的水早就喝完了,而离我们最近的一户农家,还有五十米,的确拖不动脚步,委托岁安过去向农家老太为我讨得一杯开水。数九严冬,山上的气温接近零度,而我的内衣居然能够拎出汗水来。
  岁安感觉到身体冷了,先行一步。
  山上的气温低许多,不敢停歇太久,呼吸还未完全平缓就继续爬坡,明明知道还剩下最后的两三公里,即便这样,当路遇第一个樵夫,还是忍不住向他询问到大堰乡还有多远。樵夫七十开外,大概是先前岁安讨水的那家老太的老伴,满是牙垢的牙齿脱落了不少,相隔一米的距离也能够嗅到口臭,一个典型的大山的子民,身板硬朗,很热情为我指点迷津:三公里半,有一里上坡。
  一华里?
  你说什么?老汉有点耳背。
  一华里!我重复一遍。
  恩,是的一华里。
  谢过老汉,骑了上去,老汉的说法一点不差。大堰不大,有百余户人家。集镇虽然不大却很干净,过往的行人不多,很少有外来人,因此,我们的到来引得本土人驻足观望,我想但愿不是我们脸上太脏。
  岁按早就在一家餐馆前犹豫,该不该在这里进餐,这时已经十二点差一刻了,正在等我定夺。因为从外表看仅仅是个早点摊位,其实内有乾坤,在外面叫了两碗包面,进到里面才知道红案家什煮熘烹炸一应俱全,再想该炒菜已经来不及了,包面早已经下锅了,没有办法只好每人添加了两个煎鸡蛋,没有想到的是地道的土鸡蛋。女老板还算厚道一共收费十五元。
  趁老板煮包面的间隙,当天洗了第二次冷水澡,换掉汗湿的内衣,填饱肚子虽然不是爱吃的味道,没有办法,既然想一饱口福,最好别出门。
  临行前,岁安为了减少路途中反复添减衣裳,问女老板前面还有没有上坡,女老板大概对岁安有成见,一口咬定接下来的路程全部都是下坡直到渔洋关。岁安信以为真,更换上所有的干衣裳,凭借前面的经验不想在冲山时,冻坏身体。
  刚一出门,就遇到上坡,他满以为不远就该是下坡了,没有想到的是一路的山坡寥寥无期,才恍然大悟,却已经迟了,他怎么也不会明白女老板为什么要骗他,那是人性中最丑恶的部分,只是一念之差,语言的唐突,行为的不检点都会导致轻微的报复。希望大家都能够明白,敬人之人恒敬之的处世之道,以免吃了亏,还不知道为什么。
  五公里的上坡,岁安肯定暗自抱怨,好在只是流汗不少,并没有什么大不了。冲了十多公里的山坡,他有点找不着北了,进入渔关他向恩施方向去了,我赶紧叫住他,确定了正确的方向,已经是下午两点四十五分钟。天气预报并不十分准确,当我们开始爬十八拐时间,就有些挂不住了,飞起了零星的雨点,而天气预报说的多云天气,夜间才有小雨。因为下雨不得不为接下来的行程担忧,岁安的身体能否经受得住恶劣的坏天气,外加他已经有明显的感冒征兆。不敢怠慢,没有在渔关逗留,马不停蹄,紧锣密鼓继续赶路。岁安一直在前面,我真的不敢让他落在后面,保持在视线能够看到的地方,不告诉他具体投宿地点,直到他自己走不动为止,以免给他造成精神压力,物极必反就是这个道理。
  电话响起时,我就在他身后四百米。岁安告诉我他在潘湾过去不远的地方等我,是一家土家餐馆,院坝挂满许多红灯笼。其实他所在的位置离潘湾镇还有一公里。
  这是一家夫妻店,通常单家独户在公路边的这种店都比较黑。既然岁安看定了这样的地方,没有理由薄他的面子。他的理由很简单,淘宝网男装,就是看店里收拾得很干净。于是点了个三十的腊肉炖萝卜的火锅,老板十分热情,一再解释腊肉是刚刚熏制好打算自家过年用的,保证新鲜味道好,结果端上来的是一大锅萝卜表面漂浮着几片槽头肉。
  偷闲岁安与老板交涉,老板娘子烧饭的时机,我在院坝里洗了第三个冷水澡。
  腊肉没有老板鼓吹的那么好味道,还得装出美味的样子,真够呛。而老板也真的认为城市人都是没有见过腊肉的大笨蛋,暗自庆幸谎言的高明,喜形于色,近乎忘乎所以,讲起自己的过去,他们家兄弟两个,父亲是村里的会计,不幸英年早逝,留下一笔可观财产和母子三人相依为命,从此兄弟两人横行乡里,名正言顺的人见人怕,直到娶了老婆才开始收心,本分的做起生意,开始在潘湾镇上做早点,后来积攒了些资金修建了现在的房子,十年下来,虽然不是乡镇的首富,也衣食无忧,只是,前两年,听信乡里的干部好言相劝,一心想发大财,承包下乡里的有机茶厂,结果搭进了所有存款,还欠下把万元的债务。你们说,那些当官的害人不害人。
  老板姓黄,七三年生人,老婆比他小一岁,是一个苦命人,十岁没有了爹妈跟大哥长大,天生丽质,做得一手好针线,言辞很少,笑起来两酒窝,楚楚动人。两人有个可爱的男孩,今年刚满十二岁,念初一,住校。
  黄老板说这些无非被我们坦诚不俗所感动,另外,从我们的言谈中隐约听出我们的到来对他们的往后的生活会起到意想不到的帮助,因为在我的脑子里一直有个想法,根深蒂固:商人的热情绝对是以经济利益为前提的。
  有火烤干了汗湿的衣裳。有酒有肉填饱饥肠。有故事让人淡忘了时光。
  不觉间天色将晚,当我们打算继续赶路时,黄老板方才告诉我们,前方的道路翻修,艰难异常,不如住一宿天明再赶路,虽然家里没有开设旅店,空着儿子的和一张客床,没有宾馆条件好,却也干净,要不看看房间,如果满意就住在这里,不收店钱。
  房间的确收拾得很利索,于是决定暂时借宿一宿,次日一早赶路。黄老板担心夜里冷,特意为岁安加了床新花套,还为他放了一盆热水,让他泡了个澡,这一夜睡得很舒服。不过,我半夜三点醒来,就再也睡不着了,有许多事情需要在脑子里过滤一下。
  次日,黄老板跟妻子随我们早起,打算为我们做早饭,不想继续叨扰麻烦他们,决定到集镇过早,与黄老板合影,并致谢意,匆匆而别。其实,潘湾乡刚刚从梦中醒来,所见行人三三两两,仅有的早点摊位冷清得只有两个食客,岁安叫了两碗包面,听我说是槽头肉馅干脆剩下一半。
  八点,离开潘湾乡。昨夜下过雨,被超载的施工车辆碾压过的路面,破损严重,坑凹不平泥泞无比,岁安感叹昨天晚上的决定是无比正确的,要不还不知道闯出什么乱子来。上坡骑不动,下坡不敢骑,溅的人车全是泥。那些泥浆全是岩石被碾压而成,很象水泥,粘性很强。现在回想起当时是怎样从泥沼中艰难的淌过来的都记不得了,只记得在古潮洞近旁向当地餐馆老板借水管冲洗车的情景,很难的,只是简单的冲掉链条和刹车碟盘,因为过往的司机告诉我们,同样的泥沼路面一直延伸到宜都,这样一来原本顺畅的行程异常艰难,耗时费力比计划的多出一倍。下午两点终于到了宜都,看到回家的希望。选择了一家可以洗车的餐馆,点了一个四十的火锅,便开始洗车,店里没有延伸的水管,只好一瓢一瓢的浇水,很不方便,费时费事,还好功夫不负有心人。
  吃过饭,喝过酒,这是出门三天吃饭最香的一次,因为毕竟快安全到家了。三点半钟从宜都出发,四点一刻就来到宜昌长江公路大桥下,时速达到三十码。这时,憋了三天的老天爷终于挂不住了稀稀拉拉下起雨啦。顶着雨冒着风,刚刚洗干净的车呀,又泥浆糟蹋了。进入伍家岗,天色将晚,到达九码头,出行时的夷陵长江大桥,早已经是灯火阑珊下。六点过后到家,做的第一见事情,就是打开电脑记下心里最想说的一句话;见识了山路十八弯,真的有难度,预计的两天,结果三天。身体有点累,恐怕有几天才能够恢复,但是,心情很愉快,舒服!
  山路十八弯,有许多艰难,只要不畏惧,敢于去挑战。

顶端 Posted: 2010-05-25 23:00 | [楼 主]
郑大世a7
级别: 新手上路


精华: 0
发帖: 32
威望: 132 点
金钱: 420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10-06-17
最后登录:2010-06-23

 

好帖子,先顶顶再说!!!!











我最喜欢吃的是大豆,最讨厌的是有青春痘
顶端 Posted: 2010-06-23 02:51 | 2 楼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CMO Club 网上论坛 » 讨论

Total 0.003249(s) query 4, Time now is:04-26 17:37,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