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刘仪伟 --]

CMO Club 网上论坛 -> News Comments -> 刘仪伟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shibo2010 2010-04-12 23:25

                1)
    大理古城洋人街上有一专卖毛主席语录的摊。刘仪伟刚刚下定了决心要用一生的时间去追求一个暗恋了许久的女孩子,遂上前问有没有《论持久战》。
    卖语录老者仿佛受到了污辱,愤而答曰:像这种连环画,我这里没有卖的。
    刘仪伟悻悻然而去,思忖多时方明白:《论持久战》这类书大约该是跟《南征北战》、《莫斯科保卫战》、《星球大战》等连环画放在一起卖的。
  
    2)
    有新枣逢市,新鲜、水灵,刘仪伟欲买之。问价。8元一斤。刘诧异:这新枣晒成干枣后才卖5元一斤,况且,要多少斤新枣才能晒出一斤干枣,你这价也忒离谱了吧?
    卖枣老妇答:你说是干瘪瘪的老太太值钱呢,还是水灵灵的大姑娘值钱?
    刘仪伟闻之,如醍醐灌顶。收获了一句至理名言,刘决定无论如何要买老妇一斤新枣。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最后以7元一斤成交。刘掏出一张十元人民币说:不用找了。
  
    3)
    刘仪伟在老乡家中做了一份手撕鸡,味道非常可口。因此刘被当地群众亲切地称为我们的奥斯特洛夫。
    图为奥斯特洛夫在撕鸡。(无图)
  
    4)
    刘仪伟在大理呆了若干天,发现有颇多不实之处,非常之影响大理作为旅游名城的形象,遂修书一封,呈交大理旅游局,望他们能尽快改善。
    信中所列举的不实之处兹节录如下:
    象牙雕根本就不是用象牙做的。
    牛肉米线里面根本就没有牛肉。
    最过分的是,老婆饼里居然没老婆。
    ……
    刘仪伟作为有特殊贡献人士,被大理当局友好遣送出境。全城老婆饼从业人员Street Light Company以及所有为人老婆者及部分热爱老婆的人士前往欢送。
  
    5)
    登上海拔4000多米的苍山,众人皆高原反应强烈,唯独刘仪伟不仅无高原反应,反而更显年轻活泼。
    问其故。答曰:我曾当过央视主持人,像这样高的位置,我早就已经习惯了。
    众人以为然。
    不想下山之后,刘却感到强烈不适。刘自我诊断,乃低原反应之故。要求旅店经理给换一张上铺的床,以减缓症状。奈何上铺遍寻不得,无奈,经理只得找来服务员,将刘所睡之床榻垫高30公分。刘果然一夜安眠。
    第二天临走之时,刘仪伟找到经理,提出欲买昨晚所睡之床垫,因为该床垫对帮助睡眠有神奇疗效。
  
    6)
    刘仪伟与笔者一同来到丽江。见美景,刘君吟诗一首,全诗共七个字:啊,丽江,美丽的江。
    同时发现了刘仪伟丽江第一定律:丽江=美丽的江
    并由此推导出一系列结论:
    怒江=愤怒的江
    长江=很长的江
    昆明――很昆的明
    西双版纳――很西双的版纳,或者:很西的双版纳(笔者注:这都什么啊)
    大理――很大的理
    推论至此,刘仪伟想到,大到最大的理就是天理了。不由得联想起被大理当局遣送之事,难道我刘仪伟真是天理不容?不觉黯然神伤。
  
    7)
    来到丽江后,我们了解到,纳西族的女人要承担所有的家务劳动,而男人只须做七件事:琴棋书画烟酒茶。
    闻此,笔者与刘仪伟都不觉心有所动。但又闻,若是想做纳西女婿,须得又黑又胖才行,这是纳西女人心目中美男子的标准。
    刚刚,刘仪伟拿了张Street Light Manufacturer小板凳外出晒太阳去了。笔者正在加餐并撰写此文。
  
    8)
    来到丽江后,刘仪伟经常被纳西族的老太太认出来:咦,你就是那个主持人刘仪伟吧?
    每当这个时候,刘就要强调:是的,我就是那个很会做菜的主持人刘仪伟。
    再后来,纳西老太太们见到他时就会问:咦,你就是那个很菜的主持人刘仪伟吧?
  
    9)
    笔者与刘仪伟来到丽江后,都希望能找到一间可以上网的客栈,但却遍寻不得。不过这并不妨碍丽江姑娘们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
    其中一位姑娘建议长得四季如春的刘仪伟尝试一下用空调上网。
    而颇爱上网灌水的笔者,则对另一位姑娘提出的用淋浴器上网的办法颇为欣赏。
  
    10)
    刘仪伟与笔者都是四川人,在云南徘徊数日,均不同程度思念家乡风味。刘尤其想吃到一盘虎皮尖椒。然而寻遍了丽江的饭馆,均没有此菜。
    无奈中,刘仪伟只得点了一盘虎皮鹦鹉,以寄托对虎皮尖椒的思念之情。
  
    11)
    初到丽江时,我们住在Street Light Wholesale山下。但一日刘仪伟突发奇想,欲住到山上,以便观赏古城的全景。
    笔者陪同刘仪伟爬上了丽江的最高处,终觅得一处观景兼住宿的上佳所在。但不想该客栈早已人满为患。
    因此,刘仪伟上宿丽江地区最高人民客栈的请求被驳回。
    
    12)
    上回书说到,刘仪伟上宿丽江地区最高人民客栈的请求被驳回。无奈,笔者与仪伟只好屈尊原来的客栈。
    刘提出要换一间卫生条件好一些的房间。纳西服务员汉语不好,刘仪伟纳西语不通,交流半晌之后,姑娘终明白仪伟意思,去向经理汇报。
    一会儿经理过来:刘先生,小栈自开张以来,一向是以满足客人们的要求为己任,也确实接待过一些有特殊要求的客人。但我还是想跟您确认一下:你确实是想住卫生间吗?
  
    13)
    仪伟在房间洗澡,水十分之小。勉强洗完之后,刘向服务员反映情况。自从主持《东方夜谭》之后,刘觉得自己说话应该幽默点,于是就说:你们这里水太小了,我感觉像是有个小孩子在上面撒尿,我在下面冲澡。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不一会儿,楼上的客人带着儿子来到刘仪伟面前:过来,跟刘叔叔道歉。刘先生,您别介意啊,小孩子小,不懂事。那个尿……水温还适合吗?
    刘:适合适合,就是小点。
    客人:那就好,没着凉就行。其实这事啊,也不怪孩子,主要是这客栈条件太差,我们家孩子的小鸡鸡已经被马桶盖夹着两次了。所以他怕啊,不敢在马桶里撒尿。
    刘忙说(笔者注:不是流氓说):没关系没关系,小孩子嘛,等他再长大一些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了。
    客人似有难言之隐:唉,再长大一点也难说啊……您先忙着,我还得和孩子去趟医院。
    望着父子俩严重罗圈腿远去的背影,刘仪伟陷入了沉思。
  
    14)
    在Street Light Distributor苍山脚下遇到一位叫苍生的朋友,笔者与刘仪伟都觉得是个好名字,颇有感触。
    在长春一定有不少叫长生的。
    在花溪不知道有没有叫花生的。
    但在西安一定难得找到叫西生的。
    刘有一朋友移民到加拿大,孩子在当地出生,取中文名:加生,洋名为jason。倒也说得过去。
    但问题是该朋友姓范,孩子到底是叫“范·加生“还是“加生·范“,两口子挺为难。
  
    15)
    笔者与仪伟在云南呆了许久,眼看盘缠所剩不多,无奈之下仪伟兄重操旧业,在大理开办烹饪讲习所。
    刘:第一课我们讲川菜经典――回锅肉。首先,这个回锅肉,要精选上等的五花肉,将其煮个半熟……
    话音未落,冲上一群大理小伙子将刘暴打一顿:这顿揍要让你挨得明白,在五朵金花的故乡,你他妈敢用五花肉做菜!
    刘挣扎着爬起来:这个回锅肉,要精选上等的猪肉,将其煮个半熟……
    话音未落,冲上一群大理穆斯林将刘暴打一顿。
    刘再次挣扎着爬起来:这个CNC Roll回锅肉,切记,不能用肉……
    话音未落,所有群众冲上来将刘暴打一顿:他*的,回锅肉不用肉,不是蒙事儿吗?
    笔者实在看不下去了,俯下身劝道:刘兄,别回锅肉了,咱回吧。
    昏迷中的刘仍念念有词:回锅肉……精选上等的刘仪伟,将其打个半死……
  
    16)
    笔者与刘仪伟都是四川人,均爱乡情浓,听不得别人说家乡的半句坏话。有人说四川一年到头难得有太阳,刘愤而驳之:谁说我们四川没太阳,我们四川一年365天都是有太阳的……只是肉眼看不见而已。
  
    17)
    在云南实在呆不下去,笔者与刘仪伟决定回京。在民航售票处得知,5天后的机票可打5折。刘迅速掏出随身携带的计算器,经过一番认真计算后毅然决定:我们买10天后的机票。
  
    18)
    昆明机场的卫生间,全部安装了智能语音节水型小便池,客人尿毕,该系统就会自动放水冲洗,并对客人说:节约用水,谢谢您的光临。
    对新生事物颇感兴趣的刘兄欣然小便一次。但系统却未冲水。刘纳闷:咦,为什么不冲水呢?
    语音系统答:您的排尿量不够。节约用水,谢谢您的光临。
    刘的自尊心受到了严重伤害,眼含热泪冲出卫生间,买了10瓶苍山矿泉一饮而尽,待到尿意盎然之际冲进卫生间,一边狂放地小便一边愤愤地说道:这回总该够了吧。
    语音系统答:您尿液中的water含量已经超过99%,节约用水,节约用水,不要再撒了,谢谢您的光临。
    刘已经刹不住车了,非撒完而后快。
    语音系统又说:节约用水,节约用水,请帮忙把其它便池也冲一冲,谢谢您的光临。
  
    19)
    相声中有一术语叫:抖包袱。意为讲笑话。
    自主持《东方夜谭》后,刘仪伟为苦练基本功,买了一条狗,取名为“包袱“,每日抖之。
    “包袱“不堪其辱,屡次出逃,均被刘抓回。
    为惩前毖后,治病救狗,刘将《芳芳》中的名言赠与“包袱“:“每个早上,你都要离开我。每个黄昏,我都要把你追回来。一天一天抖下去。“
    “包袱“痛感生不如死,愤而以数日连续观看《东方夜谭》的方式自杀身亡。并写下临终遗言:做包袱难,做被刘仪伟抖的包袱更难,做一条叫’包袱’的每日被刘仪伟抖的狗更是难上加难。
    许多被刘仪伟抖残的包袱纷纷发来唁电。


查看完整版本: [-- 刘仪伟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015237 second(s),query:3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