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一网管日记(暴笑) --]

CMO Club 网上论坛 -> 讨论 -> 一网管日记(暴笑)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shibo2010 2010-03-29 21:02

    2002年11月11日  
  今天老板让我把网吧里的CS全删除了,我忙活了一晚上。至于为什么要删除CS呢?其实起因是这样的。今天公安局的临时检查,之前已经得到过风声,一连几天我都当了清道夫,把18岁以下的任何生物统统赶出了网吧。所以远远的看着警察叔叔们来时,我和老板都没什么紧张的。然而可惜的是。当警察叔叔们刚刚踏足网吧的大门时,网吧里正在打CS的一帮人正好在兴奋的大叫:“警察来了!警察来了!警察都进狗洞了!兄弟们上!干掉他们!”好吧。我承认,那一刻,不只警察叔叔们的脸绿了,老板和我的脸色,也绿得可怕。  
  2002年11月24日  
  今天上午来了几个熟客,一进门就问我:“网管!你这装了XXX吗(某新兴火暴宣传中游戏)?”我说,“没啊,你们要玩啊?”他们异口同声的回答:“是啊是啊,我们不玩XX(某旧游戏)了,我们一起玩XXX”。我说好吧好吧,你们晚上来。然后花了九牛二虎之力下载,安装。折腾了一下午。到了晚上这几个客人们一进GUCCI bags门就喊:“网管网管……”我说:“来来来,这机器,这机器,还有这这这上我安了,你们去玩吧。”半小时后,“垃圾游戏”。他们几个丢下了这四个字。结帐下机,扬长而去。   2002年12月2日 小雨  
  今天网吧架设了个内网的某游戏的第三方服务器。网吧里几十个玩那个游戏官方服务器的玩家很有兴趣的进里面测试,作为网管,更重要的是作为这个服务器的GM,我也找了个空机器选择一个战士上线测试速度。然后,热闹的复活点处一个赤身裸体的MM头上不断冒出一排字:“谁给钱给装备,我就做谁老婆啊”。我起身环绕网吧一圈后,狠敲了角落一机器上的小李一脑门。  
  “**,都一网吧的,你还装人妖啊?”  
  他说:“啊……习惯了。”  
  2002年12月10日 晴  
  今天在网吧顾客的大力要求下。正式把网吧架设的第三方服务器由LV Handbags内网转外网。也就是说,网吧以外的玩家,也可以通过网络连接到本服务器。因为内网时候,网吧玩的人不少杀红了名。所以,我找了个空机器,上GM的号,一个一个的改成白名。然后让当时在网吧的告诉那些不在网吧的,把名字告诉我,我把红名改白。忙活了一上午,中午出去吃饭。下午回来一进网吧,就被一个中年摸样的家伙神神秘秘的拉住,让我帮他改红名。好吧,改就改吧。我这边找了个机器上GM号,然后让他那边上号。但是M来M去M不到他的人。我跑他机器跟前一看,两眼一黑。我抓住这家伙的手,哭着对他说:“大哥,你这是官方服务器……”  
  2003年1月12日 晴  
  今天有一个三,四十岁机关干部摸样的中年人跑我们网吧来上网。开机之前就对老板说:“老板啊,我冒上过网的,你找个人教教我。  
  老板给他开了16号机后就让他找我。我过去后,问他想干什么,他说他从来没接触过电脑这次是出来见识见识,我问他要我教他什么,他说他年纪大了脑子不灵光了没你们这些年轻人强了你们是早晨八就点钟的太阳。我说你到底上网吧想来做什么要我教你什么啊?他说:“据说有个叫传奇的游戏蛮好玩的,你就教我玩传奇吧”。我便告诉他桌面上那个龙字图标上敲两下打开就可以选区进入传奇,怕他还不明白,特别告诉他:“喏,就是这个白底黑字色的龙图标,连敲两下。”  
  话音刚落,只见他抬起右手,伸出手指。对着屏幕上的传奇图标,敲了两下。  
  2003年1月27日 阴  
  今天网吧里来了一个男的,二十五六。面生的很。在网吧里站了半天,东望望西看看,样子猥琐的很。老板就让我去问问,怕是记者暗访。  
  我就过去问:“上网吗?”他说:“看看,看看”然后他继续那样猥猥琐琐左看右看15分钟,老板和我,也远远近近的跟着后面看了他15分钟。当我贴他很近,想看看他是不是带了什么微型摄象机之类的玩意时,他一个转身把我吓了一挑,而他接着凑我跟前小声说到:“网管,你能帮我查查,24号机上的那个玩天堂的MM,QQ上叫什么名字吗?”——原来这是从别网吧过来,看自己天堂里老婆是男是女的玩家。  
    2003年2月3日 阴  
  今天早上,一到网吧。就看到一群人围在一台Cheap GUCCI Handbags机器前。我说这么热闹,出什么事了?跑上去一看。算了,是两个玩传奇的网吧常客,在他们区做笼子,发木马。骗人帐号。这码子事,虽然说我不喜欢,不过。一来机器上装了还原精灵,木马什么的重启后就自动消失,对系统影响不大。二来都是熟人,关系不错。所以,数落了他们两句后,就忙自己的事情去了。过了一会,就听见围着他们的一群人爆出一声兴奋的喊叫。过去一看。原来是有人中标了,帐号密码得手了说。上线一看,天啊!拿无机,穿幽灵。三眼,灵魂。一身极品的站在沃玛寺庙的某层里发呆。欣喜之余,两个家伙叫嚣着洗劫洗劫。快上自己的小号。然而,当一切准备妥当,准备洗劫一空时,才发现。这个号身上没有地牢,也没有回城卷。而且整个地洞里,除了怪物似乎就没有别的玩家。最后,他们在旁人的指指点点之下*控着这个偷来的帐号左奔又走,可惜直到整整半个小时后,被别人用密码保护找回去为止。依然迷失在茫茫的沃玛寺庙之中。面对着这样的结局,那两个家伙都萎靡在开着的电脑桌前。围观的人慢慢走散。“为什么没有回城啊!”他们抓着我的手,带着哭腔说着。楚楚可怜。“是啊,为什么会没有回城呢?”压住心底的笑意,我陪着他们一起叹气。  
  2003年2月14日阴  
  今天是个热闹的日子,网吧里座无虚席。到不是因为今天就是情人节。只是因为今天本网吧33位传奇X8区玩家,集结在一起,开始攻城。  
  实际上,为了这一天,网吧里的人们废寝忘食,打号角的打号角,筹集钱的筹集钱,两个老大的号一个在盟重一个在比奇,一天24小时上着喊着招人招人招人。并且许下了诱人的诺言——“攻下沙巴克!一人一包阿诗玛!”。网吧里的九哥(也就是进行攻城的行会首领),对着所有的人喊道。  
  实际上,这种努力的成果,在今天得到了充分体现,守城的沙吧克城主起先还手持裁决,身穿极品战神,左骑士右幽灵一身极品的冲出来砍杀。到了中午的时分装备就已经换成了凝霜重铠,随便带了一身的垃圾。偶尔从皇宫里跑出来砍砍法师。  
  早上10点的时候,网吧创建的攻城行会就铲平了沙城攻箭手,11点左右占领了沙吧克城的复活点,中午2点控制住了沙城药店,到了下午4点已经包围了沙吧克皇宫。占据了整个沙吧克。  
  若不是正式的攻城战晚上8点才开始,只怕现在网吧里攻城的Discount GUCCI Handbags玩家们早就吆喝着庆祝成功。整个地图上黑压压的全是攻城行会的人马,望着屏幕框定是属于自己的沙吧克,“9哥!攻下来一人20万撒”“冒得问题!”“9哥!不要阿诗码,一人一把裁决撒”“讲胃口撒!”“9哥……”  
  网吧里每一个参加攻城的玩家门,都喜气洋洋的开着9哥的玩笑,恭维着9哥的成功。9哥左一个没问题,又一个讲胃口,乐的嘴巴都合不来。没等到晚上8点攻城战正式开始。屁颠屁颠的已经跑过去一人一包阿诗玛的撒烟庆贺。  
  然后,晚上8点,随着系统里的一声:“沙吧克攻城战已经开始”。整个网吧里鼎沸的声音静止了。那一瞬间网吧静悄悄。“怎么不是我们攻城啊?”不知道是谁发一声喊,打破了沉默。“为什么不该我们攻城啊?”无数的声音此起彼伏。原来九哥算错了时间记错了日子,不是今日,而是明天才轮到他的行会攻城。  
  “为什么不该我攻城啊?。为什么今天不该我攻城啊。我记得就是在今天啊”一个人瘫在网吧角落椅子上的9哥不停的摇着头,抓住偶然路过的我,有气无力的对我说着。  
  “情人节快乐。”我给了他一个微笑。  
  2月15日 阴  
  作为网管,我经常碰见死机后不知重启二字,狂喊“网管”的顾客;QQ号码无数,然而不知CRTL+SHIFT为何物,遇见输入法用鼠标不能激活时,狂喊“网管”的顾客;按下了CAPSLOCK键从而无法输入汉字,面对屏幕上一连串大写英文,狂摔键盘,进而大喊“网管”的顾客。  
每天与这样的人纠缠,我发现我实在有精神崩溃的前兆。有鉴于此,我今天把网吧的Wholesale GUCCI Handbags机器换了个桌面——“车车网管诚恳地提醒你:死机后请重启按CTRL+SHIFT切换输入法打不出字/字母时,请检查键盘上的CAPSLOCK或者NUMLOCK是否打开。”  
  白底黑字分外醒目,配合上各种图标后的效果实在有点丑陋。但是管它的,再笨的人看了桌面后,多少也能减轻我的负担吧?我这样想。  
  可惜……  
  “网管!我死机了,上面说要重启。为什么我重启了还是死机?”(此顾客狂按显示器开关键中……)  
  “网管!我照着桌面上说的,按了CTRL+SHIFT为什么还是切不出?”(此顾客依次按下键盘字母CTRL+SHIFT……)  
  “网管!……”“大哥大姐……CAP那个什么LOCK是A键左边TAB的下面,N那个什么什么管数字的在小键盘7的上面”“不是这个……网管,你们的桌面……好丑啊!”“……”站在热闹的网吧里,面对着一如既往的此起彼伏的“网管”声,我忽然觉得,我是傻瓜。  
  2月17日 阴  
  今天是难得的休息日,不用到网吧去上班。  
  一直睡到中午,然后打电话约了几个兄弟出去玩。一帮子穷鬼拉帮结伙地在大街上闲晃了半天,最后还是一脑袋扎进了一家网吧打起了CS——没法子,要说性价比最高的娱乐活动,也就只有往网吧里扎了。  
  正打得热火朝天时,边上隔了3台机器的MM高呼一声:“网管!”于是我就“刷”的一下站了起来,走到MM旁边,帮她解决问题。然后,这个网吧的网管过来推了我一把:“你谁呀?”那一刻,我悲哀的发现,面对“网管”这一声简短有力的大叫,我已经形成了一种听见就站起然后飞扑而去的本能。  
  匆忙结帐,在兄弟们的哄笑声中掩面而去。蓦然瞥见路边影碟店的小广告“《卡拉是条狗》到货”,喃喃自语到:“网管是条狗啊”。  
  身后,夕阳正红。  
  2月19日 阴  
  昨晚接到通知,说今天下午会有监察队来检查网吧。老板要我作好上网顾客的工作,让今天来上网的顾客都带好身份证。18岁的更是连进都不准进。  
  老板吩咐得轻松,我落实起来却累得要死,整整一早上,进来一个我就要跑上前去和他做二选一问答。你有没有18岁?你有没有身份证?没有18岁您请回因为今天检查。有18岁没身份证您老还是请回因为您必须拿着证件来证明您过了18岁——这年头,怕也就只有网吧的网管不把顾客往里请反而常常往外赶了吧?  
  可是本乡本土的,谁出门总带身份证啊?连着几拨熟客说,网管啊老板啊,我身份证丢了/不见了/补办中/父母亲戚亲朋好友拿去用了……怎么办?面对这些一看就知道是二十五六岁的熟客们,老板和我拿着《网吧管理条例》的本本翻了半天合计了半天。“你们……拿证明自己过了18岁的证件来就成了。”老板说。  
  下午5点左右,检查队如约而至。  
  “拿出你们的身份证来。”其中一个小头头摸样的家伙很神气地让每个上网的人掏出自己的身份证。然后……“户口”“大专毕业证?”“退伍军人证?”“下岗证?”  
  形形色色有效合法足够证明自己年过18但绝对不是身份证的本本在他眼前晃来荡去。而最后,一个家伙匆匆忙忙掏出了他的——“结!婚!证!书!”老板,我,还有检查专班的各位同志的脸色在那瞬间一起变成了猪肝。


查看完整版本: [-- 一网管日记(暴笑)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002012 second(s),query:3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